首页 > 实事动态 > 正文

中国的馆藏文物腐蚀严重
2012-05-13 16:04:08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编者的话:馆藏文物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,具有重要的历史、艺术、科研价值。为了更好地开展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科学和技术战略研究工作,2004年,国家文物局统一部署,开始对全国的文物收藏单位进...

编者的话:馆藏文物是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,具有重要的历史、艺术、科研价值。为了更好地开展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科学和技术战略研究工作,2004年,国家文物局统一部署,开始对全国的文物收藏单位进行科学调研——馆藏文物腐蚀损失调查。近年来,北京鲁迅博物馆也成为全国“馆藏文物腐蚀损失调查” 项目的重点调查单位,这项工作厘清了鲁迅文化遗产的现状,为日后文物进行科学的处理以及科学的保存提供了第一手资料。

北京鲁迅博物馆是我国建国后最早建立的人物传记性文学博物馆。作为近现代名人博物馆,鲁博馆藏文物很丰富,不仅有手稿、书信、日记、译稿等重要手迹,还有藏书、藏画、藏碑拓、藏古代器物及其生平活动的各种史料。文物总数量为1.5348万件,其中纸质文物占到馆藏文物的90%以上。

现状:馆藏文物易受腐蚀

近年来,鲁博运用科学的检测方式对馆藏文物进行了初步调查,涉及纸质、金属、石质、陶瓷、纺织品、竹木漆器7大类文物。

馆藏文物中纸质文物占到全部馆藏文物的90%以上。纸质文物有宣纸、棉连纸、道林纸、铜版纸、新闻纸、素描纸、杂志纸、相纸等。这些纸质文物的自然寿命在逐年递减,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问题。

霉变情况。鲁迅一生,颠簸不定,部分拓片、书籍等藏品也随他从干燥的北方,来到潮湿的南方厦门、广东,最后定居在上海。南方每年夏季都有很长一段梅雨季节,这种气候条件尤其不适宜纸质藏品的保存。解放后,许广平将大部分鲁迅遗物运到北京,但这时的鲁迅手稿和藏画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霉斑。自 1956年北京鲁迅博物馆建馆,到2001年,由于没有建造文物专用库房,所以文物藏品一直存放在地下室。这里没有恒温恒湿设备,一年四季温湿度变化很大,特别是夏季多雨,库房湿度有时可以达到70%至80%以上,这就加剧了一部分手稿、期刊报纸的霉变速度。

脆化、破损情况。2001年鲁迅文物搬入文物专用库房,虽然都是纸质文物,但需要的温湿度还是有差别的。对于宣纸来讲,这种温度是合适的,因为宣纸素有“千年寿纸”的美称。但对于民国时期的报刊杂志来说,这种温度的大跳跃,给几十年来“一个姿势”叠放的报纸杂志造成了不小的损害,它们开始酥脆、掉渣、断裂,上面的文字在消失,文物的价值面临威胁。

文物库房少造成的损失。从全国个人博物馆、纪念馆的角度来看,鲁博的库房条件已经相当不错了,但从保护文物、延长文物的寿命方面来看,库房还是短缺。由于库房少,所以在摆放文物藏品时,出现了藏品的拥挤现象。每一个抽屉里面都放得满满的,没有一点缝隙,提用时,一不小心就会出现文物折损。

陈列对文物的损害。多次的提用参展和查阅,导致画轴上的天杆出现裂痕。参展的纸质文物在与展板固定时用双面胶粘贴, 造成粘在上面的胶揭不下来,胶和文物已经合为一体,一损俱损。还有就是灯光的照射,使文物严重脱色。

另外,还有金属文物、石质文物、陶瓷类文物、纺织品类文物、竹木漆器文物等的腐蚀。这几类文物藏品,虽然数量不多,但遭受的损害十分严重。

如何延长文化遗产的寿命

在人们以往的文物保护观念中,宏观保护重于微观保护,认为只要库房中的文物不失窃、不着火、不被水淹,文物就安全了。而文物自然毁损甚至消失的确关注得不够,有些病害,正以惊人的速度吞噬着文物。

很多文物都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。一是文物库房的不足,纸质、石器、铁器、陶器、竹木器、棉织品、家具类等文物及馆藏参考品混放在一个库房里,同一个温度、同一种柜子,它们各自释放的气体互相干扰着,柜子拥挤不堪,为了节省地方,有的还放在不合格,占地面积小的塑料箱里。目前,装有鲁迅同时代人的文物的库房,还不是文物的专用库房;二是认为文物的保护性材料是通用的,不管什么质地的文物都能使用,如樟脑,不同种类的文物都使用,这种药只是对纸质、棉织品类的文物有着较好的防虫、防腐作用,但对于其他类文物不但没有防腐作用,反而会发生化学变化。有时,由于计划不周,管理上的疏漏,过期、劣质樟脑充斥着每个库房;三是保护性的破坏,文物库房在建设中,由于考虑得不周全和经费的不足,很多防护措施在建文物库房的时候没有安装,文物入库后,一项一项防护措施开始上马,喷淋防火设备的安装、监控器的安装、线路的改造等工程一个接一个,施工中又没有很好的防护措施,灰尘弥漫整个库房,落在大小柜中;落在库房屋顶的活动板上,这些灰尘通过封闭的通风口,不断在库里循环,有的通过柜子上的缝隙,落在文物上。灰尘是微生物、寄生虫繁殖时的掩护所,遇到适合的温度和湿度就会破坏文物;灰尘常吸附酸性物质、霉菌孢子,使纸张酸化、生霉……

一切文化遗产都处在不断消失的进程中,这些文化遗产的安全是每一个博物馆的第一生命,博物馆必须想尽一切办法留住它们,延缓它们的寿命。

与文物保护科技持续互动

这些年,我们意识到,文物向科学技术发出了呐喊与呼声——用什么样的科技手段来拯救“我”?馆藏文物腐蚀损失调查工作,让我们对馆藏文物的损失状况,特别是珍贵文物的腐蚀危害程度,做了详细的记录,这些都为我们日后研究、寻找与这些文物相适应的科学保护技术和方法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。

调查中我们发现,文物出现的问题涉及到方方面面,并跨越文、理、工等多种学科,其专业性强、科技含量高。如要想保护好这些馆藏文物,就必须提高文物科技保护水平,不断对文物进行科学的开发与研究、科学的诊断与分析、科学的处理与保存。这无形中也是对各级管理人员、研究人员和修复人员的一个挑战。真正扭转文化遗产保护的被动局面,变被动为主动,就需要在大量科学研究的基础上向全面、规范的预防性保护转化。“预防性保护”是国际文化遗产保护的发展方向,是延长文化遗产寿命所必须加强的内容,也是更主动、更积极的保护。

在藏书中,我们还发现了虫蛀的痕迹,是原有的,还是新出现的?它发展的速度怎样?没有高科技的手段,仅凭经验,还是不够的,因为,综观前辈给我们留下的文物藏品目录,完残情况和藏品状况两个指标项里,记录的都是“完好”“缺损”“有污渍”,像霉斑、虫蛀这些现象都没有记载。这些给做具体工作的人员造成了心理负担和精神压力,因为,谁都不愿意让文物断送在自己手里,都想完好地交给后来者。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发现问题并及时解决,用目前现有的科技手段,解决这些问题。如果将这些有虫蛀痕迹的藏书进行熏蒸。熏蒸对纸质、棉织品文物是否有损伤?损伤的程度又如何?我们心存疑虑。根据在实际工作中的细心观察,熏蒸后的文物有些发干,特别是我们曾经熏蒸过的鲁迅夫人朱安用过的蚊帐,不敢用力折叠存放,怕纤维断裂,只将它大体卷上,存放在大箱子里。

鲁迅是20世纪最具有影响力的作家,他留给我们的每一件遗物都蕴涵着那个时代的历史和文化,记录着鲁迅人生的发展轨迹。开展对鲁迅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非常迫切和重要。

相关热词搜索:中国 馆藏 文物

上一篇:《小学语文·国学》下月创刊
下一篇:故宫世界文化遗产监测中心揭牌成立

关于我们- 网站简介- 顾问团队- 支持单位- 单位章程 - 部门设置- 成员名单- 理事单位- 联系方式- 企业邮箱- 版权隐私

版权所有: 中国三农发展有限公司       运营中心:北京舒安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    Copyright © 中国传统文化网
联系电话:010-85757316      邮箱: 85759339@163.com    京ICP备09064931号-2      中文域名:中国传统文化网·网络